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财经频道 >

惠特尼交答卷:如何做一场不(出)错的双年展

时间:2017-03-16 19:54 来源:未知 作者:婺源新闻网

Anicka Yi,《The Flavor Genome》(2016)影像静帧  

Anicka Yi,《The Flavor Genome》(2016)影像静帧

  假如一定要对2017惠特尼双年展做一句话的短评,那就是:还不错。

  本次双年展的策展人Christopher Lew和Mia Locks堪称任重道远,究竟这是美术馆迁至纽约市中心新址后的首次双年展,所幸他们把这一美国艺术盛事办得专业又有格调。只管参展艺术家及团体数量到达63位之多,但全然不会让参观者感到疲乏或者过负。当然,我得承认,在4个小时预展过程中看不完的影像视频我可能还要回去再消化一下。

Asad Raza,《Root Sequence, Mother Tongue》(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Asad Raza,《Root Sequence, Mother Tongue》(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策展人Lew和 Locks好像是依循着一种高效的程式在计划此次双年展,既有知足某类群体的精彩绘画,又有令其他群体眼前一亮的新媒体作品,有浓墨重彩的大作,也有引人沉思的小细节。

Shara Hughes,《In the Clear》(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Rachel Uffner画廊

  Shara Hughes,《In the Clear》(2016)。图片:致谢艺术家及Rachel Uffner画廊

  本次双年展的作品作风各异。Samara Golden的镜面场很怪僻,给人感到像在从一个错乱的办公大楼的中庭天井俯视下去,看不到尽头;Shara Hughes一系列绚丽的花丛画布,像是翻开了一扇通往另一个安静世界的窗;Anicka Yi精心制作了一个3D影像《The Flavor Genome》,这个构思奇妙奇诡的视频小品将科学和神话华美地统一在一起,令人赞叹;从Lyle Ashton Harris表示1980、1990年代黑人同志生活的摄影展“Once(Now)Again"中观者又可以取得片刻温存。

Lyle Ashton Harris,《Lyle, London》(1992)。图片:致谢艺术家

  Lyle Ashton Harris,《Lyle, London》(1992)。图片:致谢艺术家

  如果你认为此次双年展过于严肃,那只能说这是为了满意大众对惠特尼双年展严肃庄重印象的必需所为。

  非要说Lew和Locks的“双年展程式"有什么问题的话,可能就在于太过程式化了。除了展览品德上聪慧的把控以及作品比重上巧妙平衡的支配外,仿佛在策展方面看不到很强的吸引力和想象力。从“消费者报告"的角度来说:这次双年展是对当代艺术一次令人满足的精心回想,足以与其他竞争对手匹敌。

  或者,当前的政治形势自身就已经够吸引人了,连双年展的宣传册上都用一种严肃艺术展特有的暧昧语调写道:“这是一个种族关联激化、经济形式失衡、政治局势极端化的特殊时刻,很多参展作品都迫使我们思考这些现实因素对于个人及群体观点的影响。"

  尽管本次双年展的媒体预热强调展览准备于去年总统大选的焦灼时代,因此会对眼下政治格式的变动作出回应,但现在呈现出的2017惠特尼双年展只是让我想起那场灾难般的总统大选。

  2016年中与2017年初的情形截然不同。2016年中时,人们还将特朗普主义(Trumpism)视作痛恨的产物,以为“特朗普电视台"将会是这场闹剧的终结。到了2017年初,随着恶梦成为现实,“文化泡沫"、“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以及1930年代德国式恐惧等成千上万个思潮的涌现,以及女性大游行(Women's March)和反入境禁令的机场集会和抗议运动的产生,情况变得大不相同。

  是策展人备展作业做得不够?仍是他们将对政治局面的立场落在了家里?这场双年展本能够另一种完全不同、表态更强烈的基调出现出来,更加尖锐,也更具末世启发意味。也许在之后的展览中我们会看到这样尖利激越的作品吧,但目前看来,艺术家Celeste Dupuy-Spencer的素描作品中,特朗普聚会中挤满了三K党成员(白人至上和歧视有色族裔主义运动的民间排外团体)以及眼神茫然的种族歧视杀人犯 Dylann Storm Roof的素描已经算是很露骨的作品了。

Celeste Dupuy-Spencer,《Trump Rally(And Some of Them I Assume Are Good People)》(2016)。图片:Ben Davis

  Celeste Dupuy-Spencer,《Trump Rally(And Some of Them I Assume Are Good People)》(2016)。图片:Ben Davis

  因此,我们大可以将这次双年展看作是奥巴马时代的最后一次惠特尼双年展,而不是特朗普时代的首次。退一步来说,至少是横跨两者之间。在我看来,固然其严肃的基准已有进步,然而这次展览对当下情境的失焦只是为已有的观点摇旗呐喊而已。

  一个时刻关注特朗普的新闻环境也许太过将世间罪恶集中在了个体特点上,而疏忽了其余更值得被关注的政治痼疾。也许,在艺术有才能成为抗争路上的引路人之前还有许多的难关需要克服吧。

  双年展本身就是以上观点最有力的实例。无论是惠特尼美术馆,还是策展人Lew和Locks,或者说双年展之前的负责人们,都曾经历过种族原因带来的严酷争议。

William Pope.L,《Claim(Whitney Version)》(2017)装置现场。图片:Ben Davis

  William Pope.L,《Claim(Whitney Version)》(2017)装置现场。图片:Ben Davis

  本次参展艺术家中,来自芝加哥的非裔美国艺术家William Pope.L算是一位不屈不挠的老先辈了,他那件在展厅5楼的装置作品可以看成一个独立的房间,墙上整齐钉满了腐坏的厚火腿片。William Pope.L表现火腿片的数目对应着犹太人在纽约所占的人口比例,只是他盘算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

  这种刻意出格的想法对少数族裔艺术家而言也可算是一种现实的隐喻,一种进退两难的地步:要想计算出准确的数字是很不理智的想法,因为关涉到谁来计算、如何计算、以及用什么权衡标准的问题,但是反过来,忽略这些问题也同样荒诞。不论怎么说,这都像臭火腿一样令人不悦。

  另一件具代表性的作品来自激进艺术团体“占领博物馆"(Occupy Museums),也隐藏着这样隐喻式的对话。他们将一面墙削开,留下一个锯齿状的不规矩裂缝,在修建墙面嵌入信息图表,绘制出金融巨头黑石公司逐年递增的盈利曲线。

Occupy Museums,《Debtfair》(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Occupy Museums,《Debtfair》(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在墙的裂痕里挂着“占领博物馆"从全国范围内征集来的艺术家作品,每一位受访的艺术家都或多或少正与一到三家黑石旗下的金融机构存在债务纠纷。这些艺术家对于本身困境的失意控告以及陷入债务的过程都以投影和文字的形式浮现出来。

  这些作品均可以艺术家们一个月的还债金额购得,所以取名为“债务市场"(Debtfair)。

Occupy Museums的《Debtfair》内陈列的作品细节。图片:Ben Davis

  Occupy Museums的《Debtfair》内摆设的作品细节。图片:Ben Davis

  占领博物馆的这件装置作品阅历了不下5年的构思调整,是我眼中杰出且有深度又不失真挚情绪的作品。在当前的语境下,谴责“红州"(Red State)无知保守分子的作品比较广泛,但像这样把艺术圈长期浸淫在酸臭妄想之中的事实分析给观众的作品实属不易。

  整个当代艺术环境,尤其是各大双年展都有刻意夸大政治元素的趋势,以示对现实世界的重视,即杂志《纽约客》的作者Peter Schjeldahl所说的“节庆主义"(festivalism)。但在“激进主义"(activism)都忽然成为主流的当下,再怎么夸张这种不良趋势可能也不为过了吧。

参观者在体验Jordan Wolfson的虚拟现实作品《Real Violence》(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参观者在休会Jordan Wolfson的虚拟现实作品《Real Violence》(2017)。图片:Henri Neuendorf

  另一件必将引起争议的作品是明星艺术家Jordan Wolfson的虚拟现实作品《Real Violence》,可以说是一个“陷阱"。通凡人们不会把Wolfson和政治偏向接洽在一起,他不外是喜欢用一种粗俗的美学方式进行创作,充其量是“下流版的杰夫·昆斯"。

  但事实上,我会特殊提到这件作品是因为它有一种令人意外的“我不相信他会这么做"的效果。在这件作品中,Wolfson借鉴了他一贯推崇的杰夫·昆斯的色情摄影系列“天堂制造"(Made In Heaven),却没有选择表现视觉上的情色而是极端的暴力。当你戴上VR头盔之后,会感觉身处城市街头,艺术家直视着你,像是在说“我这都是为你而做的",这可谓是对“天堂制造"中昆斯攻破第四面墙般注视的一种转述。他的身旁还跪了一个人。

  你甚至都还没来得及适应VR效果,Wolfson就拿起了球拍开端重击身边同伴的头部,直至他变成一滩血浆流在路边。除了球拍敲击头骨的逼真声音外,还有Wolfson亲口录制的希伯来语祷告声。

  我知道这件作品令人难以接收,但在排外威胁和歹徒横行的现在,对这样超真实主题的挖掘虽算不上多高等却也并非全无意义,至少它能引起你的一番探讨,即使谈的是艺术能有多浮浅。

  我以为2017惠特尼双年展还是为艺术范畴供给了不少名贵的经验,有些也许已经习得,有些还将持续学习下去。

  2017惠特尼双年展将于2017年3月17日至6月11日期间在惠特尼美术馆举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