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热门资讯 >

解放军历史上不同寻常的“三个建军节”

时间:2017-04-19 19:34 来源:未知 作者:婺源新闻网

  编者按

  原北京军区装甲兵副司令员萧锋的女儿萧南溪,从父亲的日记中整理出有关上世纪20-30年代三个建军节的回想,从一个侧面反应了红军初建时期成长、发展、壮大的过程——

  1928年的“八一”

  雏形的游击队就是这个样子,游击队来自人民,靠老百姓养活,游击队要用打土豪、劣绅、反动派缉获的战利品,自觉地拿出来去救援受害的老表。

  南昌起义后,中国革命暂时处于低潮,但是,过了不到八个月,党中央肯定了土地革命时代走武装牟取政权的道路。这以后,在湘、鄂、赣、粤、闽等地方,相继暴发了许多工农暴动和起义。尤其是广东北部、湖南东部、福建西部、湖北东部,工农武装暴动胜利打下了革命依据地地盘。在井冈山、东固山有一大片地域树立了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各地也相继成立了处所武装和游击队。

  1935年秋萧锋在六盘山下留影。

  我的故乡泰和县在江西南部的赣江流域,赣江西部有井冈山朱、毛领导的红四军,赣江东部有东固山李文林等领导的红军独立第二、四团踊跃运动。正因为有东、西两地红军撑腰,我县也闹起了暴动,在康纯县委书记的领导下,打土豪、除恶霸、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权。干扰得那些土豪劣绅们吃不好、睡不着,整天发疯似地喊:“反了!反了!全反了!”是的,我们是在造反,是在造压迫工农大众的盘剥阶层的反,我们泰和县紫瑶山游击队成立不到8个月,就同地主豪绅的反革命武装打过125次仗。1928年的“八一”这一天,就是在固陂圩同白军靖卫团的战斗中度过的。

上一篇:俄外长:希望美国不要对朝鲜采取单边武力行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