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最红原创 >

北师大性教育课本网店卖断货 儿童性教育路在何方

时间:2017-03-12 13:15 来源:未知 作者:婺源新闻网

  这套书讲的并不是生命保险,而是小学生性健康教育。儿童性与性别意识的全面教育,能让他们认识自我与世界,与他人形成良性互动,这是「珍爱生命」更深入的意义。

  新公民方案下的「希希学园」项目,在北京18所外来务工职员子弟小学发展,组织志愿者在接受培训后给这些小学生上性教育课。

  该项目也得到了北师大老师的支持,成立于2007年的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负责编纂这套教材。刘文利老师作为课题组负责人,关注儿童性教育已有二十多年。

  然而,来自家长和围观大众的舆论压力却把这本书从小学生手中收了回去。事实上,其后的许多营销号也试图为这套教材正名,不少网友也在微博抒发支持。

  这套书在亚马逊一直处于缺货状态,淘宝涌现了高价整套销售,甚至预售的热销情况。出版社也许正在加印。

  这套被性与性别学者方刚称为「中国唯一没有缺点的一套小学性教育教材。」 到底讲了什么?为何引发种种争议?

  争议1:「尺度太大」「过于前卫」

  孩子接受性教育是否过早?

  提起性教育,大家想起的都是初中生物课上「回去自己看书」的那几页,很医学专业的生殖器插图,由于老师的避讳,同学的调侃,变得暧昧起来。

  而这套小学生性教育课本则直白地解答了孩子「我从哪儿来」的问题,将性器官与四周其余身体部位一同描写,暗示着「性器官和其他器官并无不同」。

  小学生还没说什么,却让不少父母大呼小叫「尺度太大」「过于前卫」。

  方刚的意见是:「孩子两三岁就开端问父母‘我是哪儿来的?’,都上小学了才教,这算过早吗?这是过晚了呀!」

  在一个介绍希希学园项目标视频中,行知学校的二年级同学在接收采访时,志愿者问他们「能不能告知我你们身上哪些处所是隐私部位?」同窗们很慷慨地指着本人的身材说「这儿、这儿」。

  吴笛在去年四月以志愿者身份参加过这个项目,她曾多次强烈支持这个项目和教材,并在微博中写道:北京的这所学校是打工子弟小学,学校偏僻,硬件前提差,师资和生源程度都比不上市里的小学。但是他们却可以在课堂上学到「来月经时要应用干净的卫生巾」,知道自己的发育完全不是可耻的事情。

  到底什么时候应该接受什么样的教育?课题组对此回应称,2008年,教育部发布的《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领》中对这个问题作出了明白的划定:

  「小学1~2年级学生应该了解掌握 「孕育生命」「成长的根本知识」和「我从哪里来」等内容;在初中(7~9年级)阶段,学生应该掌握「辨认轻易产生性损害的危险因素,维护自己不受性侵害」的知识和技巧。

  课题组事后是这么回应的:「事实上,孩子在我们的性健康教育课上能自然、大方地说出生殖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且年纪越小越天然。这种对生殖器官的正确命名,其实有着重要的实际意义。当一个身体器官的科学名称都不能从大家嘴里说出来,这个器官的构造和功能能得到正确的描述吗?能够得到很好的尊重和保护吗?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晰,如何得到有效保护?」

  国际国内的性教育经验表明,让儿童说诞生殖器官的正确名称,懂得到自己出生的过程,有利于儿童建立尊重自己、尊敬别人、尊重性命的意识。父母一些无意识的性教育可能给孩子留下「性是龌龊的」的印象,或会造成不良的心理阴影,因此收回正规的性教育,让良莠不齐的性教导大行其道,并不是对儿童负责的行为。

  争议2:同志父母、不婚主义

  是否用性科普的名义「夹带私货」?

  性学也并非简略的生理课,一些涉及性别社会学的概念,也通过直观的插图表达出来:青春期男孩的性理想是另一个男孩,两个妈妈养育一个孩子。教材明确地写出:「不同性偏向的人都有权力选择为人父母」、「不婚也是个人自由」。

  这些布满争议的话题,被当做常识直接放入教材内容,引发网友新一轮的讨论热忱。

  部分网友认为此类内容仍未达成社会共鸣,不应该传授给孩子。对此,方刚在采访中回应,皇冠,屡次强调「这是常识啊!」。

  「在性的问题上,人类在从前素来没有达成过共识,未来也不会。平等、博爱、自由、宽容,这是常识啊!同志父母是能够养育孩子的,这西方已经有一堆研究证实了的。我们许多人不把性教育当科学,而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决议问题。非常荒谬。」

  方刚和课题组负责人刘文利是十几年的挚友,12年的时候,方刚和其他学者就拿到了这套教材的初稿,当他们催促「什么时候出来?」,得到的回答却老是仍在修订。据方刚所说,这套教材做了九年的教学实验,借鉴国际?内胜利性教育经验,历时六年重复修订,每一处描述和配图都经过反复推敲。

  争议3:校方回收、网店断货

  儿童性教育路在何方?

  由于舆论反对,校方回收了这些教材。方刚以为,造成这一成果的是领导的怕麻烦心态。「机构领导者有一个共同点,一看到抗议反对就吓坏了,就想消除声音。没有看到,实在支持的声音更多。」

  幸运的是,这套教材的流畅并没有因为回收而中断,反而因为意外引发的热闹探讨,让更多人关注到这套优秀的教材。

  记者陈显玲是个四岁孩子的妈妈,之前给孩子买的性教育读本都是国外绘本,好比《小威向前冲》,或者《我不喜欢你摸我》等教孩子自我保护的知识性绘本。这次,她围观了这套北师大的被「反对」和反转,认为它比较系统,也不俗套老旧,很想买一套,在家带着孩子一起学习。

  然而,现在想要买到这套教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件,原本按年级定价6-9元一本的教材,现在在淘宝卖到了15-30元,整套教材卖到了160元。这家有现货的店铺只销售这一套书,评估寥寥无几,对书的介绍也只有一句话:「这就是这几天比较有争议的书,相对正版彩色。」

  客服说,现在卖得很好,月销量显示超过300笔。此外,一些标注了预售模式的商品也迅速售罄,销量到达好几百。

  很多性教育方面专业在谈及为什么我们需要儿童性教育时,共同地提到了一点,性教育可以保护儿童免于受到与性有关的损害。

  依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的《2016年儿童平安教育及相关性侵案件情形报告》,2016年全年媒体公然曝光的性侵害儿童(14岁以下)案例433起,与2015年相比同比增长27.35%。被公开报道的案件中波及的778名受害者中,7岁以下的有125人,受害者年龄最小的不到2岁。

  对儿童的教育的关注寄托着我们对人类未来的期许。相信课题组的美妙愿望也是大家所愿:

  「我们也希望可能在转达准确信息的同时,注重造就儿童独立思考、擅长交换、勇于表达、自我保护、做出负责任决议等才能和尊重、同等、公正、正义、自由、民主、多元、容纳等价值观点。我们希望中国儿童都有机遇接受性教育,当他们面对复杂社会,可以了解准确信息,掌握必要技能,健康、快活、幸福地长大。」(起源:南都周刊)

上一篇:传统文化教育,中小学该做哪些“功课”
下一篇:没有了